“哎——”

  段嫣听到远处看台传来的巨大地唏嘘声,心弦一动。

  青云浮地的擂台,设有屏蔽神识的法阵,至少段嫣没有这个能力窥视。

  她不知道擂台发生了什么,引得众人憾声连连。

  〔魔宗的小鬼想把戴帷帽的小鬼的帽子揭了,让戴帽子的小鬼躲过去了。〕

  黑犬玄落的声音响起。

  段嫣一愣,“你能看到擂台里发生的事情。”

  不是疑问语,而是肯定句。

  〔这个擂台的屏蔽阵,对于我来说形同虚设。〕玄落的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

  她段嫣好奇地问道,“那你觉得南宫琉璃和无名,谁比较厉害?谁最后会赢。”

  黑狗歪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个叫无名的小鬼,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总觉得,他本应不该如此。〕

  “他不该这么强?”

  〔错,他不该这么弱!〕

  段嫣嘴角抽搐,以无名的年龄和修为来说,现在的水平已经逆天了,还要怎么强,金丹吗?

  不对。

  一说到金丹,段嫣还真遇过一个特例。

  “我曾见过一个骨龄未满五十岁的金丹修士。”

  〔不可能!〕

  黑狗玄落不假思索地驳斥。

  说完,它觉得自己语气略重,不禁抬起头,却发现段嫣的眼神没有焦距,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玄落有些惊讶,难道小丫头并没有说谎,她真的遇到了一个骨龄未满五十的金丹修士?

  〔什么时候的事情?那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很久了,那人应该是佛修,是广仁寺的高徒,你听过这个寺庙吗?”

  玄落想了一会儿,很肯定地说〔没有〕。

  〔我们玄犬族平时是不和佛禅二修打交道的,佛禅二修不能吃肉,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黑狗补充道。

  段嫣本也没指望从玄落口中知道答案,她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听比试。

  殊不知,身后的十一已经清醒(段嫣:卧槽,这家伙竟没走?!)。

  作为一个从事特殊职业(杀手)的美男子。

  隐蔽和洞察力是他职业必修课之一。

  当黑狗玄落和段嫣用密音你一眼我一语说话时,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段嫣后背动作的十一,只觉得看到了此生最为诡异的画面。

  本届琼花会黑马之一,合欢派女修段嫣,一边打坐,一边耸肩膀。

  她不是有规律的耸肩,而是毫无规律的,就像在回应某个人的话。

  而她的面前,是一片虚无,旁边是双眸紧闭的香湛卿,脚下只有一条还未开智的玄犬。

  女修一个人,时而花枝乱颤,时而手舞足蹈。

  十一用他数十年的职场经验发誓,段嫣此刻的面部表情一定非常丰富!

  ⊙o⊙!

  她在干吗,练邪功吗?

  十一突然想起,他们组织有一个杀手,时而四十八,时而四十九,其实根本没有四十九号,所谓的四十九号,是他自己臆想中的自己。

  莫非,段嫣也有这样的毛病。

  喜欢自己给自己说话!

  十一觉得自己真相了。

  思及至此,不由得目露同情,他听说过,这种病,一般本人是不知道的。

  真可怜,年纪轻轻的,脑子就不正常了……

  十一怀揣着对段嫣深刻的同情,再次睁眼入睡。

  至于无南之战,他半点没有兴趣。

  作为一个杀手,他不需要好奇心。

  所以,还是睡觉吧。

  而此时,无南之战已经进入尾声。

  无名长剑如梭,不断在虚空中穿梭,他的身形极快,肉眼几乎看不清轨道,四圈看客屏气凝神,此时,南宫琉璃颇为狼狈。

  锁红梅在无名密不透风的剑光下,彻底失去了光芒,变成了鸡肋,在二人在半空中纠缠时,漏洞百出的南宫琉璃,终是不敌无名高深莫测的剑法,一剑穿心,踢出了擂台。

  此时,南宫琉璃发髻已散,披头散发地倒在地上,右手捂着心脏。

  相比大汗淋漓,狼狈不堪的南宫,无名连帷帽也没掉下来,他灰袍整整齐齐,似乎只是在空中溜达了一会儿。

  二人高低立现。

  南宫琉璃咳嗽了两声,嘴角吐出一滩脓血,无名那一掌看似绵软,事实上却击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加上他那毫不留情的刺心一剑,南宫已是重伤,之所以神智清明,不曾倒下,是因为他自小在魔教摸爬滚打,比这更严重的伤都挺过来了,无名的伤对他来说,虽然严重,但也不是无此先例。

  南宫琉璃自己给自己服用了一颗丹丸,强撑着身体站起来。

  众人不知深浅,以为南宫琉璃受伤不重,唯有帷纱后面的无名,微微露出惊讶。

  这一动气,南宫又喷了一口血。

  负责本场的蜀山道君连忙赶过来,不等评判结果,先给南宫琉璃运功。

  琼花会有教无类,在此期间比试的选手,无论派系、所修为何,都会在蜀山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

  “胡闹,都这样了竟然还强撑!”一边运功,一边训斥。

  南宫琉璃这才稍稍好一些。

  虽然一正一邪,琼花会后,说不定他便要与蜀山刀剑相向,不过此时,南宫也没忘向蜀山道君致谢。

  不等元婴道君宣布结果,南宫琉璃强忍着不适,开口说道:“你故意戏耍我?”

  无名并未回答南宫琉璃的话,年轻的魔修脸上满是不甘和羞怒。

  “你本可一剑将我击败,为何要与我胶着这么久?”

  他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我愿意。”无名冷冷地说道,收起长剑。

  南宫琉璃看不清无名帷帽下的脸,但却无法忘记今日的奇耻大辱,之前所有的旗鼓相当,不过是对方制造的假象,至始至终,自己都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无名牵着鼻子走!

  他自修行以来,魔宗绝非一路风调雨顺,但无论是白道还是****,无人敢这样戏耍于他。

  南宫琉璃眼中像淬了毒一般,“无名,无名……”

  我记住了!

  今日耻辱,来日我南宫琉璃必百倍奉还!

  一旁的蜀山道君将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一遍给南宫琉璃拿药,一遍说道,“年轻人啊,火气别那么大,收什么话,好好说。”

  说着将一粒丹丸递给南宫,“你刚才已服过药,两个时辰后,待药性稍过,服这个。”

  “多谢道君赠药。”南宫琉璃说道,“今日道君之恩,琉璃记住了。”

  他日若我血魔宗血洗蜀山,定会保你几个徒子徒孙,也算还了你的赠药之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读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最新章节,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