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

  一声竹哨划破天空。

  当十一面前两个段嫣,渐渐变得虚无,他方恍然大悟,竟然中了段嫣的调虎离山之计。

  但见段嫣笑语盈盈,悬在青云台牌匾齐平的位置,而牌匾之上,一朵怒放的琼花,迎风招展,摇曳生姿。

  人群一瞬间沉默,大家依然沉浸在精彩绝伦的打斗中,没想到,还未分出胜负,比试就那么戛然而止了。

  片刻,众人恍然大悟,在十一与段嫣的分身斗得难舍难分时,她的本体已经飞到了青云台,将琼花插到了牌匾之上。

  “第一个将琼花插入青云台牌匾上的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合欢派,段嫣!她赢得本场比试,成为本届琼花会当之无愧的折花郎!”

  白杨真人激情四射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白杨真人的话语,人群爆发出雷霆般得掌声,整个蜀山沉浸在雀跃得欢呼声中,历时二十天的斗文斗武,本届琼花会,新的折花郎终于诞生。

  她是合欢派继花容子后,唯二的折花郎。

  她是琼花会近代六百余年,唯一的女修。

  “……她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谁说女子不如男!请为我们的英雄欢呼,让我们高呼新一届折花郎的名字——”

  “段嫣!”“折花郎!”

  “段嫣!”“折花郎!”

  高长歌望着如飞鸟一般悬浮天空的师姐,香湛卿神色激动,难以自持,他抓着身边高长歌的肩膀,“她做到了,她做到了!”

  高长歌重重地点点头,是的,她做到了。

  地动山摇的鼓声,马月莲忘乎所以的大喊大叫,像个疯婆子。

  擂台上,十一先是怅然若失,后又释然一笑。

  他收起重剑,摇摇对段嫣拱手。

  虽然这场比试,他输得有些糊涂,很多问题尚未解决,但这不妨碍,他对段嫣的佩服之情。

  就凭那高深莫测的分-身术,已经那分-身施展的精妙绝伦的剑法。

  他输得也不算冤枉。

  轮椅上的江心月看着荣耀加身的段嫣,神色莫名。

  剑神谷众弟子担忧地看着他们的少谷主,生怕他为此受到什么打击。

  江心月却是笑了笑,他看到万剑山庄抱剑的荆不语和陆鸣,看到了神色复杂地南宫琉璃,看到了神色激动比自己赢了还要高兴的香湛卿。

  看到了心有不甘的赵逸之,和神色释然的方耿言。

  然后,他看到了,带着黑帷帽,永远看不清表情的无名,以及潇洒离开的十一。

  他曾以为,站在那个位置的人,会是自己,或是这些人。

  没想到,却是那个被他认为,一炷香可以解决的女修,笑到了最后。

  想到今日她所展现的实力,江心月心中的郁结一点一点消失。

  她有那等本事,得一个“折花郎”,又算什么呢?

  再说了,自己不是本来就看好她吗?

  虽然过程出乎意料,但结果,还是对了,也不枉他在赌坊压得那些灵石。

  “我们该走了……”江心月轻轻地说道。

  这里是胜利者欢呼地地方,他们这些并没有那么宽广胸怀的失败者,还是不要刺激自己了。

  江心月自嘲地笑了笑。

  段嫣的支持者,以及那些独树一帜,将全部家当,压在段嫣身上的赌徒,忘乎所以的嘶喊。

  “我们赢了!”“段嫣赢了!”

  身为“折花郎”的段嫣,绕着看台转了一圈儿,不断有人向她丢琼花。

  “段嫣!”

  “折花郎!”

  “段仙子,收下我的花!”

  女修疯狂地叫着,她们丝毫不介意,本届折花郎的性别与她们相同。

  向折花郎扔琼花,本是女修表达爱慕的方式,如今折花郎变成女人,她们不禁爱慕,还敬仰,憧憬。

  如今,段嫣俨然成了她们心中完美的象征,憧憬的对象。

  青云台,十二位大能不约而同的鼓掌,祝贺这位新一届折花郎。

  哪怕是看段嫣并不算顺眼的剑神谷谷主,江中鹤,眼底也露出赞赏。

  这女娃子却有一套。

  当段嫣接受完看台上掌声后,来到青云台,众大能将为她亲自加冕“折花郎”的桂冠。

  与此同时,蜀山掌门风青阳还将为段嫣亲自开启蜀山藏书阁,青云台的大门。

  蜀山所有藏书,将对这位折花郎尽数开放。

  她想在里面待多久,就在里面待多久。

  剑修大能独孤剑心看着段嫣,剑修提倡一心一意,段嫣和赵逸之这样的“通才”,在剑修眼中,属于一心二用,不务正业。

  当然,不仅剑修不欢迎,修真界没几个领域,喜欢“通才”。

  不过,段嫣刚才用分-身展示的剑法,真的很惊艳。

  独孤剑心想了想,问道,“小娃娃,你用分-身使得那个剑法,叫什么名字?”

  江中鹤神色不以为然,但耳朵却情不自禁竖起来。

  段嫣没也卖关子,而是拱手说道,“此剑法,名为《九章剑法》,我用得是当中的‘勾股式’。”

  风青阳和道一居士面面相觑,怎么觉得这名有点耳熟。

  此时,一直没开口的晁晟,幽幽地说道,“可是木兰生的绝学《九章剑法》。”

  段嫣点头,“正是。”

  风青阳和道一居士哑然,怪道这名字听着耳熟,《九章剑法》,他们蜀山不也有吗?

  “木兰生的《九章剑法》失传已久,你一个毛娃娃是怎么学到的?”江中鹤阴阳怪气地说道。

  段嫣一愣,心道哪里失传了,我在五蕴峰藏书楼还见这本书了。

  却听独孤剑心解释道,“《九章剑法》虽有少量剑谱存世,但剑法具体招式不明,你是怎么学到的?”

  他的语气温和,但神色却充满了探究。

  段嫣听言,笑了,“晚辈就是跟着剑谱上练,晚辈不才恰好精通算学,《九章剑法》并未失传,只是世人不通《九章算术》不解其意罢了。”

  江中鹤和独孤剑心默然。

  《九章算术》什么鬼!

  数学渣的体育生不是很懂数学学霸的世界!

  魔修在心里笑开了花,他仿佛听到了响亮的打脸声。

  啪啪啪——

  这话说得,不就是你们不学无术,看不懂那剑法上讲什么呗!

  本来,魔修是挺讨厌这学了慈悲掌,还一身佛性得小丫头,如今看来,这丫头挺顺眼的。

  就打脸而言,真是痛快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读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最新章节,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