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2004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

小说:儒道至圣 作者:永恒之火 更新时间:2019-05-19 21:16:03 源网站:笔下文学
  队伍很快抵达宁安城,太后在县文院召集群臣,召开大议。

  除却景国文武百官,各国大儒大学士与翰林皆可列坐。

  此刻已经是深夜,诸多灯笼悬挂文院之上,加上文曲星光,此地并不昏暗。

  县文院圣庙前的广场上,太后坐于主座之上,身前有一张幕帘,幕帘前是一张朱红桌案,桌案上有一方以明黄色绸布包裹的玉玺。

  景国百官分列两侧,众官之后便是各国前来援助的读书人,甚至还有圣院各殿院之人。

  方运位于左手第一位,景国大儒依次坐下,百官之柳山则坐在景国众大儒之后。

  柳山原本只是有少许白,面相不过五十出头,而现在须如霜,满面皱纹,好似年过八十的老者。

  各国读书人不断山,神色各有不同,有的充满鄙夷,有的面带冷笑,有的咬牙切齿,还有的充满厌恶之色。

  柳山污名,已然传遍天下。

  当年柳山无论做了什么,必然有人在论榜为他开脱,但现如今满论榜无一人帮柳山说话。

  由于《满江红》和《过零丁洋》两全面增强人族的战诗出现,方运在人族的声望达到新的高峰,甚至已经盖过文豪衣知世。

  待众人落座,太后道:“哀家是个妇道人家,不通军国大事,此次宁安大议,由方虚圣主持。”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方运身上。

  一身青衣绣云服的方运在一众平均年龄过四十的官员之中,显得格外年轻,但在所有人心中,他比最年长的田松石都更受人敬重。

  颜域空一直在宁安担任县丞,他运稚嫩的面相却又沧桑的目光,心中无比感慨。

  方运微微点了一下头,随后扫视众人,缓缓道:“蛮族主力已向宁安进,之后各方蛮族会6续抵达。诸位有何良策,不如当众说出,群策群力。柳相,你有何话要说?”

  众人一愣,都没想到方运会第一时间找柳山,立刻意识到,从现在起,方运应该会用一切手段对穷追猛打,因为方运乃是景国虚圣,一举一动都会引动国运,任何行为都会加重影响到柳山。

  柳山面色沉稳,目光不像普通老人一般浑浊,反而如同夜里最明亮的灯火。

  柳山道:“本相主司政事,此次宁安之战乃是军务,老夫有自知之明,不便多说。”

  方运面色一变,张口呵斥道:“身为百官之,理当允文允武!你所提拔的门生故吏,或自裁,或入狱,或辞官,或恩断义绝,你还有何颜面自称主司政事?至于军务,你已承认一窍不通。身为左相,文不成武不就,如何面对百姓殷殷期盼,如何面对国君赐印之恩,如何面对千百同僚?尸位素餐,令天下人耻笑!我不如辞官致仕,告老还乡!”

  左相党人犹如被冷水浇头,毛直立,又惊又怒。

  其余景国官员也目瞪口呆。

  这哪里对一国左相说的话?这口气简直就是一国宰相在训斥低品的小官吏,而且是那种举人秀才,对待进士都很少如此。

  柳山可是宗圣的执道者,半圣若是未撕破脸皮,也不会对柳山用如此口气说话。

  “舒坦!”张破岳低声道。

  声音虽低,可在这些读书人耳中无比清晰。

  左相党人面色不断在黑和绿之间转换,实在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羞辱,几个人甚至想拍案而起。

  但是,一些反驳的借口还不能用,论官位,方运是济王;论文位,方运是大学士;论整体地位,方运是虚圣,豪门之家的家主,说这种话都不算违礼。

  古铭舟怒道:“方虚圣,即便你地位再高,也应当敬老尊老!你乳臭未干,岂能对老者用如此口气说话?本官必当上奏礼殿,严惩你这个目无长辈之人!”

  “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活百岁。柳山正如孔圣所言,长而无述,老而不死是为贼!骂贼岂分长幼?”方运泰然自若。

  古铭舟张口结舌,虽然孔圣当时说这话的态度有争议,有人认为是教训批评故人,有人认为是与故人开玩笑,但内容没有变化,就是在说那个故人年轻时品行不端,长大了还是这样毫无建树,这么老了还没死就成了祸害。

  一众读书人用可怜的眼神铭舟,古铭舟要是不说话,事情可能也就过去了,这一说话倒好,柳山被方运借孔子之话定性为柳贼,这个污名马上就会传遍论榜。

  “所以说永远不要跟方运争论,你们就是不听!”田松石一脸老好人的模样。

  众多读书人纷纷点头,甚至怀疑方运其实知道左相党人只能拿长幼来攻击自己,所以提前设下圈套。

  敖煌笑嘻嘻道:“我也可以骂柳贼吧?”

  柳山只是呼吸稍有急促,但仅仅一息后便恢复正常,左相党人则如坐针毡,既无法忍受这种羞辱,也不敢反驳,更不敢掀桌子走人。

  一些老谋深算之人望向方运,投以赞许的目光,这远远比剪除柳山羽翼轻松,而且效果也更好。

  方运带头说这些话,会在景国形成一种可怕的氛围,人人不仅可以在心里攻击柳山,甚至可以拿到台面上来指责,这对左相党人的心志和文胆是莫大的打击。

  当排斥柳山成为景国读书人的正义之选,景国国运和民心对柳山的惩罚会更加剧烈。

  左相党人感觉到这种后果,所以古铭舟才愤而反击,可惜却未成功。

  张破岳突然收敛笑意,语重心长道:“柳相,方虚圣所说乃是老成之言,都是为了你好,本将乎不服气,这就不对了,不可有怨言!”

  柳山额头青筋暴起,又很快恢复正常。

  方运强忍笑意破岳一眼,自己可真说不出“都是为了你好”这种话,张破岳简直是在说,柳山,长辈在教训你,你要好好听着,不服气?憋着!

  一众读书人突然低下头,许多人差点失声大笑,可敖煌努力憋了一息后,终究没忍住,哈哈大笑。

  “放肆!”古铭舟气炸了肺,所有左相党人愤怒破岳。

  张破岳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左相党人为什么生气。

  他国读书人一边笑一边同情左相党人,一个方运就够难缠了,加上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张破岳,还有个煽风点火的敖煌,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读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儒道至圣,儒道至圣最新章节,儒道至圣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