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mianhuatang

  诱敌之计不要堵死所有的可能,得给人一点可能才会达到效果,兵法云:围三阙一,虚留生路。当然有时候方向对了,路线准确了,揭开谜底也还是需要一些运气的...

  木三此时思维的瓶颈可不是只靠想想就能解决的,理论是需要与实践相结合的,在少族长金俊的强烈恳求下,木三也答应一起去现场盘查一下,这样能更清楚的了解事情的真实经过。

  三人一兽向着金月族老的家中行去,各方势力马上收到了汇报,毕竟灵猿这高大的身躯很是扎眼,只有金力赶忙安排好手中之事,赶了过来。

  “木三兄弟,你这是…”

  “金力大哥,是吾邀请木三大哥过来帮忙的。”

  对于金力的为人,金俊这个少族长是很佩服的,给予足够尊敬才解释一番,以免造成误会。

  “可是,族长那边…”

  “父亲那边,我会去说明的,金力大哥放心。”

  金力点点头,不再反对,木三的能力他可是见识到了,有他的帮忙是最好不过了,只是他的身份现在还不适合抛头露面,只能他时刻跟紧,不能松懈。

  “木三兄弟,现在你有什么发现?”

  “是有些想法,还需要证实一下,金力大哥那里探查的怎么样?”

  金力叹了口气,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少族长带来的,他也没必要帮着掖着,毕竟说到底现在的进展都是木三的功劳,他小声的说道,

  “唉,那名侍卫是个重大的突破口,可是他一时半会也想不起什么,只能等等看了。”

  说完满怀期待的盯着木三看,见他毫无惊讶之色,心下已然更加确定这是出自他手。

  木三点点头,不再言语,让他继续等待,是不可能的,他从来也不会被动的等待,他只会主动地争取,因为谁也不知会突发什么状况,积极争取的才是自己能把握的。

  到了金月族老家中,此地一直被重兵把守,所有人只能进不许出,金力跟守卫打个招呼,带着几人一起走进主堂,将审问权交给了木三,木三斟酌了一会,觉得不太妥当,此地他是客,不能喧宾夺主,还是让给了金俊,三人来回谦让,看的金晨着急万分,

  “你们都不来,吾来。”

  三人一起看向他,金力刚要反对,金俊已经点头同意,亲自走上前,将其按在主位上,又看向木三,

  “好,就阿晨主审,有劳木三大哥了。”

  木三点点头,看着第一次坐在主位上的金晨,好奇的四处乱动,忍俊不禁。

  他轻轻的走到金晨后方站定,小声的提醒他,

  “先将那天所有到过现场的人带上来,包括被金月族老骂出去的家仆,吾要了解一些情况。”

  对,就这样,金晨高声喊道,所幸他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做为主审,该有点威严,他端正坐姿,轻咳一声,让侍卫将那天的家人传了上来,侍卫陆陆续续的带上了几人。

  在场人员所说之话与前几日并无差别,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金晨又不知该如何下问,一时间冷在当场,他唯有求助的转头看向木三。

  木三也知审问几人并无多大作用,当然他也不会平白浪费大家的时间,其主要是为了混淆视听,现在敌在暗,万事必须慎重,他冲着家仆努努嘴,目的很明确,原来目标是他们,金晨心领神会听命的转回身来,开口喊道。

  “将其他人押下,好生看管,当夜侍奉金月族老的家仆留下。”

  屋里瞬间少去大半人员,比刚才清净了许多。

  “你们三人在这家中都是何身份,将那晚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回禀大人,小人三人都是家中的杂仆,当晚小人去给族老送吃食,哪知族老不知何事,正发火大骂,我三人刚进门便被赶了出来,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其中一人开口,其他两人也不住的点头。

  “当晚是否有人拜访过你家族老?”

  金力开口问道,严厉的声音颇有几分气势。

  “小人不知。”

  木三按耐不住,这些没有营养的问话毫无意义,他现在已经不准备再虚虚实实的,必须尽快找到答案,才能证实自己心中所想的疑惑。

  “当时进去的就你三人?没有别人跟你们一起进去?”

  几人都有些讶然的看着木三,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难道这里有什么问题,且耐心听听看?

  “是的,大人,就我三人。”

  “出来的时候呢?”

  “也是我等三人。”

  进去三个,刚进去就被骂出来,出来三个,没问题啊,木三沉默了一会,没发现底下战战兢兢的三人有什么异常,他们应该没说谎。

  “谁带你们进去的?”

  “侍卫长金焦大人领路,他还特意嘱咐我等小心伺候,族老那日火气很大。”

  “那金焦跟你们一起出来了吗?”

  “这个…”

  “仔细想清楚再回答,到底有没有看到侍卫长与你等一起出来?”

  “小人没有注意。”

  果然是这样,一个人随他们一起进去,因为身份地位的差别,使得几名下人并不敢随意打听他的去向,要不是木三今日问出,他们可能自己也没意识到金焦的存在,这也是下人对比自己身份高之人的畏惧感造成的。

  如果真是侍卫长金焦所为,他既可无声无息的进入房间,又可在人多之时混入人群中,不管进出,人都不会怀疑,一个是身份地位,另一个就是利用人的思维惯性行事,端的可怕,唯一的漏洞可能就是他的两名手下,因为他们彼此比较熟悉,惯性思维盲区只是暂时的蒙蔽,当人冷静下来以后,肯定会考虑到破绽,所以他才不惜杀人灭口,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事情越来越明朗。

  其他人也马上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看来金焦是凶手已经十拿九稳了,那个感觉有些别扭的侍卫一定是看到了他才会如此,因为他当夜本就不该出现,或者说出现的太早了,最重要的是他也是金月族老最信任的人之一,剖析开来,原来一切并不复杂。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金力正要下令抓人,木三忽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出声打断了他将要喊出的命令,给了他一个稍后的眼神,他只得先坐下已经站起的身子,耐心等候,其他人也都见怪不怪了,或许是木三有发现了其他的可疑之处,全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在族老被害的前几日,家中可曾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大事小情,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几日家中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三名下人沉思了好久,才开口说道,毕竟以他们的身份,很难知道这家中所发生之事。

  “好好想想,不管大事小事,”

  三人再次想了好大一会儿,急的头上都冒汗了,其中一人犹豫的走上前,

  “启禀大人,小人听说一件事,不知…”

  他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但木三听得真切,赶忙催促道,

  “快讲,快讲”

  众人也都聚精会神的看了过来,面对着众人直视的眼光,他更是紧张,深吸了一口气,好像鼓足了勇气,又忽然泄气,搞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放心,不管何事,但说无妨,不要怕。”

  这个时候,木三比在场的任何人都知道,要给他鼓励,给他信心,这种长久生活在底层的人,最缺乏的就是勇气,所以他很耐心的引导着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很随和。良久,仆人才开口说道,

  “是这样,前几日阿达不知何事惹得族老生气,听其他下人说,他被族老杀了,反正再也没有见过他。”

  “哦?阿达是谁?”

  “也是我们下人,他为人也很老实,不知为何遭此大祸。”

  一个下人失踪在这个时代本就不足为奇,家奴而已,族老不会缺少这个,但在木三这里不一样,他也是底层生活的小民,很能理解彼此之间的感情,虽然同情这无可奈何的命运,但他可不会认命。

  这件事看似与族老被杀案无关,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仆人的失踪肯定有重大的隐秘,其他的也没什么再问的,将三人带下去,木三又一次陷入沉思之中,难道真的是这样?他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不能乱说。

  看着金力等人一头雾水的模样,满脸焦急的等待着木三的揭秘,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说出来不会有人信的,

  “好了,金力大哥,我问完了,你可以先把金焦抓起来审问。”

  “问完了?没别的了?”

  见木三点头不语,众人全都纳闷不解,又不能强求,始终想不明白木三为何要问那个问题,各个抓耳挠腮,只有金力还算冷静,冲着木三点点头,站起身来,刚喊出

  “来人…”

  “报...”

  话还没说出口又被打断,他来不及责备,抬眼望去,一名侍卫慌不择路的冲了进来,气喘嘘嘘,也不敢停歇,人还没停稳,已经跪倒在地,看着他失体的模样,金力心头一惊,千万别再出什么大事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读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三国志,山海三国志最新章节,山海三国志 棉花糖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