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青年束发长袍,长得倒也还行,就是两边额头有些微凸起,谓之于“头角峥嵘”。[笑.jpg]

  徐寅左看右看,都对其毫无印象。

  但既然是从那堆七大姑八大姨九叔伯十姥爷之中蹦出来的,想必不是堂兄表弟,就是堂弟表兄了。

  时停时,徐寅倒也观察过他的数据面板,不过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观察。”

  心中默念观察二字,小青年的头顶顿时浮现出一连串数据。

  【角色:徐不裕】

  【好感度:-76】

  【根骨:6】

  【悟性:6】

  【福缘:4】

  【境界:术衍境】

  【炼体境:圆满】

  【气海:溪海】

  【断骨境:无】

  【脏腑境:无】

  【武功:徐氏铁拳Lv3、乾坤一掷Lv1】

  【剑法:无】

  【法术:无】

  【装备:黄金指虎】

  ……

  炼体境五重大圆满,丹田生气海,从筑基境进阶到术衍境,内分五重小境界,依次为:溪海、河海、湖海、江海、海海(别问!问就是海一样的气海!)。

  断骨境五重大圆满,人体铸剑骨,剑骨分五重,为铁骨、铜骨、银骨、金骨、琉璃骨。

  脏腑境五重大圆满,脏器化五行,五行轮分五色,为金轮、木轮、水轮、火轮、土轮,五重小境界为:一元、两仪、三才、四相、五行。

  ……

  徐不裕,在人均富裕的徐家,真是大逆不道的名字。

  可……

  “我没起过这名字呀?要取也是取徐不育这样的!什么徐不裕的,是品味多差才会取这样的名字?”

  徐寅抓耳挠腮,都想不起这人。

  但这玄幻世界,终究是真实世界,里面生存着无数生命,一本小说所能描绘的,也就是主线相关的场景人物。

  更何况徐寅有自知之明,当初他为了给主角设置难关,整个小说都错漏百出,前后矛盾,部分角色还强行降智,这在真实世界是不可能出现的,主角又没真觉醒什么降智光环,凭啥呢?

  所以这徐不裕,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这庄严肃穆的徐府正堂,在公正严明的灵犀剑宗执法长老面前,在尊礼守规的七舅姥爷面前,突然蹦出来就是一句你不承认?

  你不承认个啥?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是想造反吗?

  ……

  徐不裕冲出人群时凶厉果决,但冲出之后反而愣住了。

  正堂内外所有人,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却都注视着他,那一双双眼睛之中,似乎都带有质问的意思。

  你,想造反吗?

  这时候,还是温良谦恭的徐三少说了句话,缓解了尴尬:“徐不裕,你不承认什么?”

  徐不裕听到徐寅声音,尤其是这不疾不徐,成竹在胸,仿若温良君子的声音,他一颗海胆都差点被怒气撑破:“我不承认,我什么都不承认!徐寅,你忝为徐氏,从小顽劣成性,欺人霸市,恶贯满盈,虽被送入灵犀山却仍死性不改,勾结魔门,夜会妖女,今日本应被当堂惩处,你与青薇仙子的婚事也,也,也……”

  徐不裕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肺,双目中的嫉妒都快炽热得燃烧起来,望向那青薇仙子的目光仿佛是要将其一口吞下!

  贪恋之心,一望皆知。

  徐不裕舌头打结说不出话,周遭人群却开始窃窃私语。

  尽管他私心颇重,但这一番申述却是说出了场中大部分人的心思。

  徐寅固然在问心剑下表现良好,此次辩论可谓大获全胜。

  但他以往留下的顽劣印象却并未消弭,更多人不过是附和郑羊羽和徐进而已,都是口服心不服。

  眼见堂内混乱,那徐进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不能不管,他眉头一皱,便喝道:“放肆,我与郑长老共同决定之事,也是你能多嚼口舌?”

  那徐不裕却终于捋顺舌头,对着徐进申述道:“伯父!青薇仙子乃灵犀剑宗掌门之女,冰清玉洁,不染尘埃,如何能让徐寅这一团污泥给……嘶!”

  一声剑鸣清越。

  徐不裕只觉舌尖一阵火辣,长剑已悬停在前,上印九兽图腾,剑气吞吐,锋锐无双。

  青薇仙子紧紧逼视着徐不裕,仿佛他只要再乱说一个字,就会一剑割断他的舌头!

  徐不裕噤若寒蝉,汗如雨下。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分明是为了青薇仙子而鼓气发声,最终一剑封来的却是青薇仙子本人!

  他很想说:“我是为了你好啊!”

  但就怕说出一半,便要命丧当场!

  那些窃窃私语的徐家人,也仿若遭到当头棒喝,一时之间再不敢碎嘴。

  却是徐寅徐三少,忽然伸出一指,抵在剑身之上,轻轻将其推开一寸。

  举止谦和,温润如玉。

  他开口道:“青薇,何必与此等霄小斗气,他不过是嫉妒你我琴瑟相和,将成百年之好。再者,他说的也没错。我早年灵智未开,只因出生大族便觉高人一等,见人如见蚁,行事无轻重,确实做下了不少错事,直到上了山,遇见了你,我才知晓世界万物皆有度,你便是我最好的度。”

  青薇仙子肩膀一颤,眉目含俏,抬头低吟道:“原来,我是你的度?”

  徐寅将九劫剑轻轻拨下,伸手抚上她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低下头,咬着她的耳朵,细声道:“我的长度,只有你能测量。”

  徐不裕猛地瞪大眼睛。

  徐寅声音极轻,唯有就在旁边的徐不裕能够听到。

  徐不裕刚刚从生命之危中脱离,就被塞了满嘴口粮,无异于当面目犯,眼都绿了!

  但他还未有所动作,便听那徐进突然欣慰道:“好,明事理,知轻重,心中有度,胸能载舟,这才是我徐家子弟!”

  徐寅是徐家子弟,我呢?

  我徐不裕呢?

  一个善妒的败类?

  不!

  徐不裕眼中红绿交加,怒火与妒意交织,脑子已经拎不灵清,猛地咆哮道:“虚伪!虚伪!君子藏器,小人持器。心中小人,口中君子,心口不一!”

  “够了!”徐进勃然怒斥,“若非你父亲是为家族而牺牲,我岂能容你扰乱正堂如此之久?你若再无话可说,就此退堂!”

  徐不裕猛然抬头:“有话!家规曾言,族内不可互斗,若生间隙,不可调解,可以族中长辈为证,上升天台,生死勿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读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最新章节,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